h

2014/06/23

台南人演員學校 2014 表演基礎班筆記 (4/5) 有障礙的目標



Day 6 - 場景建構(1): Who? Where? When? What?(目標與障礙)

※ 檢視身體

(每堂課的開頭,都是從檢視身體開始的,我漸漸迷上這樣的過程,因為這樣的過程除了認真的感受自己的每一個部位,開始對空間的感覺的越來越敏銳,今天在過程中,老師加入了對話。這樣的過程非常有趣,你可能是因為你腳大幅度劃圈時,滑到某一個區塊時觸動了手指的輕微顫動,於是,對話就展開了)



※ 節奏遊戲
今天的節奏遊戲是名堯帶的,剛開始名堯抓不到教學的方法(劭婕用一種有點溫柔卻又帶點嚴厲的笑容看著他,看得我忍不住偷笑),這週的四個八拍比較難,後半拍腳我永遠踏不到。

(我發現拍子不是問題,但後半拍的踏腳對我來講是個嚴重的障礙,我並不是一個可以精準控制手腳節奏的人,國標學到捷舞時我就曾崩潰過。練習完,有學員問了有趣的問題:「為什麼要練習節奏?在舞台上專心演好自己的演出就可以了嗎?需要去注意到別人的節奏嗎?」老師回:「如果獨角戲當然不需要配合別人節奏,但如果有對手,就會有節奏。這種節奏也許不是我們練習這種精準得拍手跟踏腳 ,有時在說的是整齣戲對話的節奏。」我懂,不是單只是講話的速度,是像丟水瓶一來一往的那種節奏,包含中間停頓的時間;這時我馬上想到《游泳池沒水》,需要精準節奏的一齣戲!果然,後來老師也有提到。)

老師們解釋,排戲常聽到導演說:「你那邊節奏太慢了,快一點!」(可以說是"說故事"的節奏吧!)這就是為什麼會需要練習節奏的原因,每個人對話的方式都不同,自己覺得跟觀眾看到的是不同的。有時,觀眾會想,你這邊為什麼要停頓這久,演員卻覺得這邊要停頓才會有意義,劭婕是明確知道自己會節奏太快的人(那我應該是那種明確知道自己會打亂別人節奏的人...)

回到單純的節奏感,也就是拍手踏腳這些,有些人有天份,有些人沒天份,但都沒有關係,節奏是可以練習的;像是喜劇演員,就必須非常重視節奏(小丑、魚蹦、達康就是);其實重點還是放在能不能跟小組的人一起,演戲通常不是一個人的事,是群體的事情。

(我自己的感想是,好演員跟好對手是兩回事,就像你樂器吹的再好,但你無法跟樂團結合,你無法打開耳朵聆聽其他的聲部,你無法跟樂團融合在一起,那你就只能是一個獨奏者。那不是一個「錯」的方向,但每人對音樂的感受不同,像我就是喜歡樂團的那一種!)


※ 鏡子練習
鏡子是「帶領」跟「被帶領」是一直交錯發生的,我遇到兩個 partner 都好有趣!(說真的,還滿怕鏡子裡面的 Partner 做出太複雜的動作,我是老人的筋骨阿~)


※ 搶小鴨
老師拿出一隻黃色小鴨,放在整間教室的正中央(center center) ,兩人上去搶,目標明確,老師會設計特殊情境稍微的阻礙。(場下的都笑翻了)

講到舞台術語,名堯有補充舞台的「上下左右」是以演員的視角來看的,演員面對觀眾時,上舞台是演員的後方,下舞台是靠近觀眾席的。而 center center 國外也有老師稱作是 middle。

(搶小鴨上場時,我對到亮魚,是個動作很快的女生,我發現她非常非常的專注,我覺得自己贏不了她,中間她咳嗽時,我其實有空檔可以搶了拿走,但我卻只想等她拿,我再拍她。其實這樣的心態不是「想贏」,而是「不想輸」,這是兩種面向,沒有哪個好哪個不好,在戲劇演出中,很多這樣的場面。老師後來有說,這樣的互動會延伸出很多潛台詞,就像殺人魔殺人時背景音樂卻是優美的古典樂,似乎是漢泥拔《Hannibal》 ,那一瞬間我也想到了影集《Helix》,總是在血腥的場面配上輕鬆的爵士樂。P.S.我很愛)


※ 竹箭情境練習
老師拿了竹箭,請大家想情境上去嘗試,老師會再給一些有趣的指令,讓大家繼續看下去。名堯示範廚師,婉欣看報紙,虹萱拿長傘,阿凱打棒球,飛天豬釣魚,亮魚划船,最奇特的是亨亨的玉兔!我當下一時辨別不出來 XD,領悟後覺得太有創意了!

(原本有點想演吹長號,怕大家其實也沒看過樂團演出,我一時也想不出完整的目標跟障礙,所以放棄了。)


※ 分組飾演動物
群體動物場景設計要有目標跟障礙。我們的「猴王爭奪戰」有一點失敗,劭婕幫我們補充,如果主角是老猴王,目標守住自己的王位,障礙就是怕被搶;如果是新猴王,目標是搶王位,障礙就是老猴王。
(想想其實一開始宜靜提出的蟑螂好像比較好設計劇情阿!別組的挺有趣的,有一整群從井底跳出來的青蛙要過馬路,有兩隻被壓死,最後有五隻安全的到達河裡。哲晏的青蛙跳出缸的時候還被踢到,超好笑的!另一組是一大群牛遷徙,中間歷經了被其他動物攻擊,大家圍成一圈,還遇到過河時,有一隻牛被鱷魚咬死,同伴很難過。)


※ 課堂回饋
問題:「跟不喜歡的人演對手戲該怎麼辦?」
老師們都停頓了好幾秒:「這真的很難,有時候真的藏不住。」(噗哧)不過後續有補充:「其實這個真的不好克服,但也許可以用一些技巧性的方法帶過,例如:不敢直視對方時,就用擁抱代替等等...但這些都是很技巧的,心理層面真的比較困難。」

問題:「如果同性戀要演異性戀?」
老師:「這點其實很常遇到,那只一種轉移,現在也有外遇的對象是個羊的。」(哈!我就猜會提到這個,請看 綠光劇團世界劇場 - 外遇,遇見羊 心得)

老師也有提到,有些練習甚至會挖掘你內心最深的恐懼的!

怡靜回饋了搶小鴨的心情,當下那種知道可能不會贏,但又不想輸的感覺,是種奇妙的練習,可以引發出很多潛台詞。

老師提到『觀察』這件事,念戲劇的人很容易對生活中的行為有反應;例如買飲料,店員不爽的微表情,搭車時個人空間的保護;有時會想,如果不這麼敏感會不會比較好?!(坦白講,我有時候也會覺得自己太敏感,忍不住跟著點頭。)但是能夠這麼細膩的觀察人這種能力,我也不想失去阿!

問題:「如果我內心很澎湃,為什麼 觀眾感受不到我的澎湃」
回答:「其實觀眾的認知多少都是會有點差距的,例如我講紅色,你我想到的事物都會是不一樣的,我講法國的蔚藍海岸,每一個腦中想的一定都不一樣,但重點的是你要顧到大多數人,多觀察多傾聽,但不要被完全的影響。」
回答:「還有如果澎湃,也許是你表達的方式不夠,也許是面對舞台的角度,就像阿凱上來演打棒球,搞不好面對的觀眾打,情緒的感染力會更強!」




Day 6.5 期末呈現的練習

為了期末的中性場景演出,大家留下來排練,先去吃了個飯,朱寧原來是壢中畢業的,跟我差了十屆,聊了好多學校的事物,聊了一些我們有共同遇過的老師,真是個可愛的孩子 (天阿!我怎麼已經開使用媽媽的口吻講話!)

回到教室練習,我跟我的夥伴剛開始有點意見不同,他覺得應該先想故事背景,但我想要先研究劇本,我覺得直接想情境很難開始,但這樣討論下去沒有意義。所以我先說了我的想法,中性場景的台詞,除了 A 跟 B,有另一個人存在,也就是台詞中的「他」,很好!我們都都認知有一個C了,破冰 !接著,我們開始比較能順利的討論下去了,各式各樣的想法跟對話也逐漸浮現,但有時還是會卡卡的,我們改開始不斷的互念台詞,多念幾次看感覺,來來回回唸了四次後,對話的情緒慢慢浮現,選好角色 A 跟 B 後,終於想出一個比較合適的場景了,同時間,教室內也有不少學員在練習;我們試過幾次後,請阿凱幫我們看了一下,沒想到會有點誤解,但表演的呈現是明顯的!(非常感謝阿凱的協助)

後來大家應該也有點累了,竟然開始把台詞對上了奇怪的情景(你那裡...好嗎?很深、很深。),甚至還混入了上一次演出的台詞,太有趣了!

然後阿凱也完成了在台南人劇團辦公室大喊:「我是台南人!」的願望

捷運上,阿凱提到了他去中廣上課上廣播課程的經驗,他是一個有著「說書人聲線」的男生,有點像相聲演員,字正腔圓,但他說老師覺得他的聲線被固定住了,也許可以嘗試換一個,因為台灣已經有一個固定的聲優在從事這部份的廣播工作了。(星期天?)







Day 7 場景建構(2):目標與障礙


如課堂大綱,這兩天都是練習目標與障礙。


※ 察覺身體、遊走
(察覺身體多了對話,可能是瑜珈課程的關係,我開始大量的運用肩膀跟頭部的律動,再慢慢轉化到手指細微的動作上。)

(不知道是不是前幾堂課沒有遊走,今天剛開始有點生疏,大家的節奏比較強烈、速度也比較快,我很專注在遊走的狀態中,有個 moment 特別有感覺,就是當我跟隨天傑時,他突然改成遠離,轉身剛好面對到我,我的反應就是靜止,一種被「抓包」的感覺,那時的心裡的感受很強烈,但接續著我又在度回到遊走狀態,進行下一個動作,直到活動停止閉上眼回想時才又想起來。)

老師提到舞台上的那些 Reaction 是「有機的」(organic),我發問我跟隨停止感受到是有意識的?還是沒有意識的?好不好?對不對?老師說:「沒有好不好或對不對。天傑的轉身觸發了我的靜止,那就是 Reaction,那就是有機的。」老師提到自己演出過《Re/turn》 40幾場,每一場都有告白的片段,如何精準的重複是最困難的,無法明確說是有意識或是沒有意識的,演員必須靠「想像力」跟「專注力」,才能重現當下的那個感覺。

(《Re/turn》為了追結局,我看了4到5次左右吧?從台北看到台南...還順便去台南玩,劭婕演的那段告白,我每一次看都像第一次!)


※ 聲音動作傳遞,放大漸強
圍成一個圈,做快速的聲音傳遞,後面加入的規則是放大+漸強。

(好笑的是我自己竟然選擇打自己的臉...)

(這樣的練習,要精準的重複。...我猜我可能還是太輕柔)


※ 多張椅子的團隊練習
有鬼、有坐椅子的人大家各有目標,也規則限制,但很容易犯規。老師說:「羞恥心、大家要有羞恥心!」「不符合規則我會提醒,一直犯錯我會罰你們帶羞羞圈。」(害我噴笑)

(這練習非常的刺激,剛開始上去的組員默契還沒展開,老是讓鬼得逞,直到軍杰上場,雖然稍微看得出來軍杰有點放水,不過,他讓場上的八個人不斷地,呈現某種規律在九個椅子上不斷的變換位子,看起來就是一齣非常棒的戲阿!困難在椅子上的人要隨時的注意椅子跟鬼(有一個以上的障礙),必須不斷的左右張望,注意隊友是否起身,去遞補。


※ 一張椅子、兩個人,目標是搶椅子
一人先坐,目標都是椅子,不能Deny的回應。

(大約 run 了五組,都有很多有趣的互動,裝聽不到,演狗搶襪子,指使別人當狗當貓...等等。不過老師有強調,不要從頭到尾都演瘋子跟外星人,因為那是無法突破的,要想可以繼續經營的情境,天傑跟軍杰有段警察的還滿有創意的,軍杰變鬼跟天傑怕鬼演到後面真的笑翻大家;父女情境的 argument 過多了一點,腳受傷硬要站起來也不太合理;蛇一上場就:「寶貝~」 大家都笑翻了! 下課後聊天認識的蛇很 Humble,跟在場上很不一樣,很 Nice 的一個人,這同學演戲好像會可以有什麼東西上身,太神奇!這組剛開始也是不斷在 argument ,坐椅子這個目標被弱化了,直到後面接電話開始轉折。

(這樣的即興很有趣,雖然我沒上場嘗試,但那一拋一接的呈現看起來真的很過癮。)


※ 兩人游走觀察
空間察覺跟 Reaction。

(我這次有上場嘗試,搭配到的是可愛的朱寧,我沒有什麼設定,就是跟著在場上的感覺走,改變了速度、方向、兩人之間的距離。滿有趣的,不過老師覺得朱寧似乎有先設定,所以有段互動比較像是"衝突",早了一點點出現,不過後續我想去安慰的感覺滿明顯的。)

(其實光看場上兩個人的互動就很有趣,但有同學提出為何這樣互動最後總是會走向負面的情緒?也許是因為速度,也許是因為不能做設定,不會有表情,所以容易接收到這樣的訊息吧?我想,如果不去看表情,觀察的是兩人跟空間整體的互動,就不會只有這樣的感覺了吧!)


※ Gibberish 練習
「胡言亂語」的練習,用自己發明的語言學會傳遞特定的訊息。

(非常非常的好笑,有些人講起來像法文,有些人像土著,有人根本就是蛇,你可以從很多人的發音方式感受到對方想表達的句子,但有些人比較像是發出聲音而已,不太像在「說話」,老師說她曾經讀過一篇文章講到,現代人太過都依賴語言,如果抽調「語言」,其實還是可以保持70%的溝通的!

(後來阿凱說他講的是 Game of Thrones 權力裡面遊戲的語言,下課後他跟小恭開始對起《東廠僅一位》的喬段,兩個人不斷的在那邊:「香瓜比西瓜大...」)

(接著,Gibberish 的顏色練習,你選一個顏色,用自己發明的語言說出來,方式是想像教室目前被漆成那個顏色,你用你的方式告訴大家那顏色的感覺,這個練習其實稍微有點主觀,所以困難度滿高的,我都是從語氣去猜測,命中率不高,不過我講的「外星語」竟然有一半人有猜到是綠色,其實我滿訝異的!)

後來劭婕有補充,我們在練習中性場景,練到一個段落可以用 Gibberish 去對話看看,看兩人對話的方式對不對。(原來還有這樣的練習方式阿!大開眼見!)




兩天心得:
※ 對於目標跟障礙的建立跟辨識有了更多新的認識。

※ 前後兩週有觀察到團體中有特殊角色的態度問題,我不確定這個角色是不是自己有察覺,也許太年輕還感受不到吧?(我為什麼又在賣老?!)不過,我自己改變思考方向後,收穫不少!

※ 劇本討論的情境分析,在討論時我發現自己用了 AXD (Agile Experience Design) 的精神跟設計思考的方式在進行,也很直覺的用了「我先退一步、你走進一步」的溝通技巧,讓練習更加的順暢。





相關連結:
台南人演員學校 2014 表演基礎班筆記 (1/5) 我想我是最老的?
台南人演員學校 2014 表演基礎班筆記 (2/5) 專注力與肢體表現
台南人演員學校 2014 表演基礎班筆記 (3/5) 中性場景練習
台南人演員學校 2014 表演基礎班筆記 (4/5) 有障礙的目標
台南人演員學校 2014 表演基礎班筆記 (5/5) 終於有一點自信




張貼留言

英劇 Doctor Foster 出軌的愛人

Doctor Foster 是 BBC 出品的五集短篇影集  (第一季五集為一個完整的故事) 官方網站: http://www.bbc.co.uk/programmes/p02z7zgj 編劇: Mike Bartlett 導演:Tom Vaughan、Bruce Go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