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

2009/08/05

[小說] 里 奧

在整理BBS個人版舊文章時翻到了高中時代寫的短篇小說

當時投稿了學校的文刊,竟拿到第一名

後來又陸續寫了兩三篇短篇小說,都比不過對這篇的喜愛

那時的小說的內容深受X檔案的影響

所以帶點詭異的色彩



最近暑假沒什麼影集資訊,只好拿舊東西來獻醜了


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

里奧一直都是如此惹人愛,濃眉、長睫毛、炯炯有神的雙眼,當你直視著他,他的眼中總是閃爍著光茫,沒有人不溺愛他; 而我稀疏的雙眉、微瞇的小眼、扁塌的鼻子、瘦長的臉蛋,比不上他那圓潤的雙頰、挺直高翹的鼻樑,說他是美少年,誰不茍同。為什麼世界如此不公平,我們附著在同一子宮上,度過同樣的十個月,同樣的父母,居住在同一個屋簷下,但是一切都那麼不同; 媽媽為他親手縫製新衣,爸爸為他訂做了一把小提琴,奶奶更是超級寵愛他。



我這個當哥哥的,永遠只是他的配角,就如同我們出生一般。



每當大家團聚在一起吃飯,奶奶總會滔滔不絕講起我們出生時的種種事情,不! 不! 不! 我應該說「里奧偉大的出生」。



「我和你爸爸小心翼翼地抱起瘦小的你,你那黑紫色的小軀體,好像死去一般,我們著急的不得了,你爸爸趕緊抓起你兩隻小腳,將你倒立起來,輕拍你的小背脯,『哇!』的一聲你哭了出來,看到你起伏的小胸膛,和漲紅的小臉,宏亮的哭嚎著,你不停搖動你的小手,大家都鬆了一口氣; 接下來,你爸爸又脫下上衣,把你緊緊抱在懷中,為你取暖.....」



奶奶又開了話匣子,不停地說著一個我最討厭的故事,而媽媽總是面帶微笑聽她講了一遍又一遍,爸爸更似個英雄般地為奶奶加油添醋,弟弟當然從頭笑到尾,



有一次,我終於說出了我的想法。



「那我呢?我出生時怎麼了?我在那兒?」我大喊。



「那麼久的事,我早就忘了!」奶奶很不高興我打斷了她說話。但接下來,大家都因為我的問題而停止了交談,那靜的真是不可思議,而爸媽更是愣了許久。



「我到底在那兒?」我又開口問,有些憤怒。



媽媽直視著我,溫柔的說:「你躺在搖籃中,不哭也不鬧,安靜的睡著,你一向都這麼乖,絲毫不需要我們為你操心!」



我知道她在安慰我,我看到爸爸、奶奶點頭附和,我更生氣了,難到我一點都不值得大人們一絲一毫的關心嗎?我氣憤地瞪了里奧一眼,他被我這突來的舉動嚇了一跳,叉子「鏗鏘」掉落在盤子上。



「我吃飽了!」我起身上了樓,走進房間,不多留一會兒。



而里奧的成績更令我感到忿忿不平,應該是嫉妒吧! 他輕輕鬆鬆毫不費力,甚至課本看沒幾次就拿了個A,而我不論如何挑燈苦讀,只能得個C; 而他小提琴拉的更是令人嘆為觀止,說到體能方面,他是學校籃球校隊,我則是那個伏地挺身做不到20個的弱者; 縱然如此,我對他並不壞,我能對他不恥下問,他也頗有尊敬兄長的風範,因此我一直非常珍惜我比他早出生的那短短幾秒鐘,若我不是哥哥,我可能永遠被遺忘、拋棄。
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

當我們十五歲那年,事情有了180度的大轉變,那件事發生了,誰也不能預料。那是一個平常的下午,我和里奧一如往常坐在電視機前面看著籃球轉播,車庫門響了,爸爸回來了,目前為止一切都很平常……,



就當爸爸進門時,只見爸爸臉色頓時慘白叫道:「你……你……你不是在外面嗎?」爸爸指著弟弟。



「我一直在看電視呀!」



「爸,你在說什麼呀!」我問著。



爸爸擦了擦頭上的冷汗說:「我看見里奧在車庫外打籃球,我問他怎麼不在客聽看電視,他說他想運動一下,可是……可是……我一進來,里奧卻……卻在這兒。」



爸爸說話的語氣似乎帶著害怕,媽媽和奶奶早就聞聲而來,我和弟弟則在爸爸未說完時,已跑到大門外,爸、媽、奶奶也跟隨在後,大夥一起往車庫外看。



「天呀!」我不禁叫出聲來。你知道嗎?我看見了里奧,不可能的! 我往身旁一看,不對呀! 里奧就在我身邊。媽媽張著嘴驚訝地瞪直雙眼,而籃球架旁的那個里奧,用他那慣用的帥氣姿勢,投進了一計漂亮的空心球,那是真正嗎?我簡直不敢相信。



「你看到了嗎?你看到了嗎?」里奧用近乎尖叫的聲音嘶喊。



「里奧! 快停止它! 不要做這種事,快停止它!」媽媽對著弟弟大喊( 我身旁的那位。)



「里奧! 你在幹什麼?停止這無聊的遊戲!」爸爸也大聲吼叫斥責弟弟。



而奶奶則像個木頭般,直盯著籃球架旁的弟弟; 我感覺我的下巴好像掉了下來;



我走下階梯,逐漸接近那位多出來的弟弟,我鼓起勇氣對他喊:「里奧!」他轉過來看看我,跟我笑了笑:「哥! 你要玩嗎?我會新的投法,你想不想看看?」



那是里奧的聲音,那是里奧的容貌,那是里奧深褐色的雙眼,那明明就是里奧,我伸出我的手,你知道的,我想試試看能不能穿透那不停來回跑動的里奧,就當我快碰到他的那一瞬間,只見那籃球在地上彈了幾下,里奧消失了,他就這麼不見了,沒有煙霧、沒有聲音



我轉過身,看見大門那頭,媽媽抱著里奧,嘴裡不停地喃喃叫著:「停止! 里奧,快停止它!」



爸爸一言不發,奶奶仍保持剛才同樣的動作,而里奧看著我,他那雙眼失去了光芒,空空洞洞,仿如黑洞,深不可測,我感覺里奧失去了抹某種很重要的東西,但我說不上來那是什麼。



大家回到了客廳,里奧坐在沙發上,大夥圍在他身旁,空氣分子凝結,氣氛沉靜的可怕,我真怕我會窒息,家中不曾有如此可怕的事,媽媽先開了口:「里奧,答應我以後絕對不做這種事。」



里奧紅著眼,嗚咽地說:「我、我沒有做……我真的什麼都沒有做……。」



爸爸一個箭步衝到里奧面前蹲下,抓住他的雙肩說:「里奧,不管你有沒有做或如何做,你一定不要再讓它發生了,好不好?答應爸爸。」



說著說著,一向堅強的爸爸抱著里奧,抽泣了起來,而奶奶手裡拿著聖經,口中不停喃喃自語,我則不時環顧四,深怕下一秒,我又多出一個弟弟,而里奧在那點著頭,答應爸媽一個成承諾,一個他也不清楚的承諾,他的淚光中閃著恐懼和害怕,而我卻無能為力。
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

但這項承諾到第二天就無法兌現了,而接下來的一週,學校裡、商店中、 教堂中,里奧嚇壞了社區中的每一個人,連他最要好的朋友都離他遠去,甚至有人稱他「魔鬼」。



教堂裡最疼愛他的牧師,對他也逐漸冷淡,社區裡幾乎所有的活動,都不願讓他參加,雖然他們並沒有張貼佈告明文不準里奧參加,但是他們無聲的舉動,表明了一切。里奧在學校 依照里奧優秀的成績,他是不會被退學的,但那是預料中的事。



里奧唯一能做的就是待在家中,等著我回家教他功課,我成了他的好朋友,也是他唯一的朋友,我們變得好親近,這大概是此次事件中唯一的好事吧!



所有的人似乎都在迴避著他,除了我們的家人之外,可是爸媽對里奧似乎也不再溺愛了,最明顯的是奶奶。



也許因為我和里奧長得不像( 我後來才知道那叫「異卵雙生」),所以甚至有人不知道我是里奧的哥哥。我開始傾聽里奧的心事,我才發現他實在聰明,有時他所領誤悟的人生道理和人生哲學,無不令我深思熟慮,而我總是小心說話,不願提到另一個里奧,深怕傷害了他的心,



直到有一天,里奧告訴了我他的一切,究竟是怎麼回事:「每當我感到疲倦、衰弱,他就會悄悄出現,我能感受到他從我身上一片一片地剝離,我的一部分就這麼離我遠去,我嘗試制止它,但你知道,我幾乎不成功; 我很怕另一個他會再繼續分裂下去,我好希望能跟你一樣,正正常常地生活。」



「這一切都會過去的,你知道我一直在你身邊。」



我緊緊抱著發抖的他,從他的眼神中,只有驚愕和懼怕; 我常這麼抱著安慰他,直到他停止他的顫動,我知道我說的是善意的謊言,但我好希望里奧能像從前一樣,就算大家都偏愛他,我也不在乎。



那天晚上,我夢到無數個里奧,一個比一個透明,一個比一個模糊不清,我在他們之中,卻找不到真正的里奧,我真的好害怕。
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

我和里奧也查了有關這方面的書,科學家們稱此現象為「靈的投射或投影」,不能算是一靈魂出竅,但也八九不離十了,這現象是許多人想嘗試做但無論如何也做不到的事,里奧試也不試就做到了,



後來里奧對自己做實驗,他想去控制另一個自己,他有時能適時呼喚出另一個自己,也能迅速使他消失; 但有時另一個里奧如叛逆的孩子,隨心所慾做他自己想做的事,當我在教里奧功課時,我總會懷疑我現在正在教的里奧是真的還是假的。



但是事情也有好的一面,有時媽媽太累,你會看到廚房中有兩個里奧在煮飯、做料理,他們彼此合作的很愉快; 飯後,他們一個洗碗,一個擦桌,假日還可以見到兩個人忙著拖地、擦窗。



記得有一次,全家在看電視,媽媽叫道: 「里奧,你可不可以幫大家弄些爆米花?」 「沒問題!」



可是里奧卻動也沒動坐在沙發上; 不一會兒,傳來陣陣爆米花香,廚房走出了另一個里奧,手裡拿著一大碗爆米花,他把它放在桌上,轉身走回廚房,到了門口,那位里奧便消失了,而轉頭一看里奧還坐在沙發上看電視。



有時你也可以看到里奧和里奧在車庫前打籃球,很精彩的,當然囉! 他們每次都平手。



隨著時間的過去,里奧越來越難控制另一個他了,有時里奧的房間會傳出可怕的爭吵聲,你能想像自己和自己吵架的樣子嗎?我不曾去勸架,因為我不知道我要幫那一個里奧,而那一個才是我真正的弟弟!
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

到了我們二十歲那一年,里奧監持要到外地工作,全家一再交待他要小心,臨走前,他對我說:「另一個我漸漸有了形體,甚至可以觸碰到他了,他很想獨立,但我不允許,我怕他會做出不好的事,我會好好想辦法控制他;你不用為我擔心,我會照顧我自己的。」



他眼中閃爍著淚光,我彷彿見到另一個里奧在偷笑。



「你要常寫信回來!」我交代他,並給了他一個鼓勵的微笑。



往後的一年裡,弟弟一週就寫一封信回家,他在信上從不訴苦,全都是些有趣的事,我卻不信,我可以感覺到弟弟在說謊,他一定有一些苦衷,而他卻不告訴大家;



終於,我到了城裡去找他,我尋問了很久才找到弟弟信上所謂「不錯的公寓」,那剝落的牆漆,滴水的天花板,外頭不時傳來陣陣的惡臭。我進門後,他就一語不發地坐在那張破爛的床上; 我環顧房間,那簡直不是人住的地方; 窗戶早已破了,用木板擋著,家俱都蒙上一層厚厚的灰,而傢俱也沒幾樣。



我不禁大吼:「里奧,你變得如此,為何不告訴我?我是你哥哥!我最疼愛你,你不該對我有所隱瞞的。」



他坐在床上,動也不動,一直看著地板,他身後亂七八糟的衣物,和地上一罐罐的黃豆罐頭,他就只吃這些東西?他那乾巴巴的雙頰和泛黃的皮膚,他一點都不像我的里奧; 愕然,我看見幾氐斗大的淚珠掉落在地面上,里奧哭了!



我頓時抱緊了他,就像我以前那麼做一般,但這次里奧沒有發抖,難道里奧已經麻木了嗎?



「里奧,我親愛的弟弟,你別哭,你哭我會更傷心的,我了解你的感受……」我還未說完,里奧就像觸電一般,用力把我推開,那兩行淚仍不停流著



他那驚懼的眼神直視著我 用出其大的音量對著我大喊:「你不會了解的……你不會了解的……。」



他又突然轉成狂笑:「你永遠也不會了解的……你永遠……哈!哈!哈!」



不一會兒他又嗚咽起來,看他又哭又笑, 那真的是里奧嗎?我不願相信,我可憐的里奧,我以前從不這麼想,但現在我的心在淌血。



後來我和他聊了一整晚,他告訴我他原先交了很多女朋友,但每一個女朋友都在看到另一個里奧後,離他遠去,沒有人願意聽他解釋,他工作的公司也因懼怕他而開除他;



他換了好多工作,用盡了身上的錢,他怕父母為自己煩心,不願說出近況,打從發生了這件事,他就一直覺得自己愧對父母,他說他常咒罵另一個自己,罵自己為什麼無緣無故多出了一個自己,他很恨,但他不願表露,除了我,沒有人願意聆聽它; 聽著聽著,我不禁流下眼淚,我很愛我弟弟,為什麼老天要這麼對他?



第二天,我留了一些錢給他,他也接受了



「不管有什麼事情,絕對要告訴哥哥,你是我唯一的弟弟,我們之間不應該有隔閡的,知道嗎?」我摸摸他那黑褐色的短髮,他點點頭,感激地看著我。



隔了兩個禮拜,警察帶我們到城裡的一個小巷子,我們認出了那是里奧,他太陽穴上一個洞,那遍地的血漬,令我惶恐,他像一片飄零的葉子,枯萎、掉落地面,被無數人踐踏過,但他靜靜的躺著,好像甘願如此,警察研判是自殺,他們找到了一把沾滿里奧指紋的手槍; 我們為他舉辦了一場簡單而隆重的葬禮,我一直不敢相信里奧真的走了,好一陣子我不能平撫我的心情,里奧解脫了嗎?他應該不再痛苦了吧!















過了一個月,我證實我對了! 而我弟弟死了嗎?你說呢?每天晚上,他還跟我一起看我們最愛的籃球轉播,他說他這幾年來,從來沒有如此輕鬆快樂過,我也這麼覺得!





***************END***************



背後的故事:



創作這篇小說時,我有個很好的朋友"徽",同是管樂社的社員



我很愛跟她討論我的idea跟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



但,那年暑假她因為車禍離開了,每次看到這篇小說標題我還是會想起她,想想也10幾年了,雖然面孔已逐漸模糊,卻一直在我心裡
張貼留言

英劇 Doctor Foster 出軌的愛人

Doctor Foster 是 BBC 出品的五集短篇影集  (第一季五集為一個完整的故事) 官方網站: http://www.bbc.co.uk/programmes/p02z7zgj 編劇: Mike Bartlett 導演:Tom Vaughan、Bruce Go...